江西互邦知识产权有限公司何鸿:生活、学习和工作都要有目标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2-24 12:33   127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江西互邦知识产权有限公司何鸿:生活、学习和工作都要有目标

  2008年,何鸿从大学毕业,学习电子信息工程的他却歪打误撞进入了知识产权行业,从一线销售到基层管理,再到自主创业,从重庆到昆明,再到南昌,何鸿在知识产权这一行不断前行。他认为,一个善于思考的公司,永远没有成熟期。

  在知识产权公司做销售的那两年里,何鸿的基本工作就是找客源、电话邀约和签单。在最前线的工作中是最能磨练人的,这两年里他真正学到了东西,也得到了成长。那时公司正处于扩张期,在全国开设了好几家分公司,何鸿被分派至昆明的分公司做管理工作,从最初接手时的一两个人发展到十几个人,不论是团队还是公司都得到了不错的发展,何鸿也正式从销售转型为管理。

  两年后,何鸿离开原来的公司,回到家乡南昌,“当时我有两个想法,第一个是继续做这个行业,另一个就是跳出这个行业,因为在这一行做的时间长了,会感到疲劳,眼界也会局限在一个地方。”何鸿最想做的是汽车行业,面试了好几家4S店,都因为没有实操经验而被拒绝,最终他还是决定干回老本行。

  原本在知识产权方面经验丰富的何鸿应该很容易就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但面试了好几家公司却没人敢用他。问及原因时,何鸿表示:“人都有一个防备心,如果是我,我在南昌做了七年了,这时候来了一个小伙子,在外地做了三四年,我首先考虑到的不是机遇,而是风险。他是来和我共同成长的还是来了解市场,顺便挖人的?我之前就遇到过这样的,所以我现在完全可以理解他们。”

  “没人要那就算了呗,那只能自己创业,我又不愿意转行。”何鸿便着手自己开公司,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这个行业做了五六年,看到过许多兄弟自己创业,有成功也有失败。在和一位朋友请教了经验之后,何鸿便着手开自己的公司。为了节省开支,他没租办公室,而是租了个小房间,在家上班。一个电话、一个出租屋,何鸿就开始了创业之路,每天打电话邀客户是他唯一的工作,可是创业远没有这么简单。

  “打着打着觉得不对劲,一天打不了几个电话,因为没有动力也没有压力,找不到工作的感觉,早上起来睡眼朦胧穿着睡衣打电话,这不现实,就像温水煮青蛙。”这种状态持续了十多天,何鸿意识到,必须要认真起来,他开始在办公场地、公司名称、logo设计这些方面花心思,租了一间办公室,找人做设计,不满意就自己动手做,充分发挥自己十几年写书法的经验,江西互邦知识产权有限公司由此而生。

  后来,何鸿进入创业大学学习,在那里他不仅交到了一些朋友,还学习到了一些对自己有帮助的东西,“有几堂课印象很深刻,讲那个品牌营销和一些实战案例,这就很容易形成感觉,在实战经验中也可以应用。”

  何鸿将公司的业务范围放在整个江西,专注于做好江西知识产权市场,六七年过去了,互邦公司的发展甚至已经超越了曾经的行业前列。

  诚信、专业、高效是互邦公司的服务理念,何鸿始终认为,在知识产权这一行,诚信是前提。在商标领域,商标审核的标准是人为审查的,正是因为这样,何鸿特别注重诚信正直,“在服务客户的过程中,客户有知情权,我会告诉客户正确的商标注册的流程是怎样的,它不是简单的交钱发证,如果你的商标被驳回了,我们会根据驳回原因决定有没有复审的必要性。”

  随着经济的发展,知识产权行业的竞争也愈发激烈,一方面受到互联网的冲击,一方面有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这个行业,甚至连阿里巴巴、58同城等这些企业也涉入了这一行。何鸿称,“我们不会把它们当成竞争对手,我们只能把诚信、专业、高效做到位,因为每个公司的目标都不一样,互联网公司大部分是做数据,保证递交量,我们不适合这种发展模式。我不一定要把公司做的多大,有多大能力就做多大事,但我觉得每个公司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现阶段,何鸿也在慢慢转变思维方式,以前更加注重流量,但现在,把流量变成“留量”才是更重要的,渐渐地由销售型公司转变成服务型公司。

  对外,互邦公司遵守诚信、专业、高效的服务理念,对内,则坚持互尊、互信、互帮、互赢的企业文化。

  前几年,公司新来了一个小伙子,何鸿很欣赏这种有激情、有个性的人,对他也十分重视,小伙子进公司半个月就签下了一两个单子,结果上了半个月的班就要请假,一请就是半个月。出于对人才的爱惜,何鸿同意了,可没想到就在这半个月里,小伙子就搞出了一些名堂。小伙子离开后,陆续又有两个员工离职,三个人一起开了家公司,也带走了一些何鸿的客户,但不到三个月那家就倒闭了,收了客户的钱,商标也没递交,最后那个客户告诉何鸿,何鸿自己拿钱赔偿客户的损失,“虽然不是我们的事,但因为客户是信任我才信任他,损失我来承担。”

  除了对自我的反思,何鸿还从中总结除了一些经验。一是遵守规则,对规则保持敬畏之心。二是制定对员工标准,人才的选拔和留任都要下功夫,对新员工要进行考核,一旦考核通过便能享有公司的福利,没有通过则淘汰。在留住老员工方面,何鸿也有自己的方法,“光是公司赚钱很没意思,要和同事之间打造命运共同体,不能把他们当做机器,要给他们谋发展,让他们能看到希望。从今年开始,我们也是这么做的。”

  “我昨天还在教我们两个同事写钢笔字,因为我想要培养他们的一个目标,你不要天天跟我谈工作,我不喜欢这种人,天天谈工作的人往往干不好工作,我想找的是有生活目标,有学习目标,有工作目标的人,至少要有这三大目标。像有的人,他的的目标是看一本书,我这里有这么多书,我看了他们也可以看;有的人的目标是学一道菜,这样也可以,下次我来尝尝你这道菜做的好不好吃;有的人说要练字,可以,但你不要光说不练,我可以免费教你。人无癖不可与交,不管你爱好什么,你要把他坚持下去,有这一个爱好就够了。”

  何鸿的爱好便是书法,高中时还曾瞒着家里人拿学费去书法班报名,“我高中很皮的,但一直很喜欢书法,这么多年都喜欢。”有时他会花一下午的时间去写几个字,只为了写好它。

  何鸿对书法的热爱还要追溯到初中时期,那时他便很喜欢书法,但基本上都是自学,自己瞎琢磨,一直到高中也还是自己随便写,今天喜欢王羲之的字,明天欣赏颜真卿的字,后天又觉得褚遂良的字写得好,但是自己却没有统一的笔式,一直没有入门。

  在重庆读大学时,何鸿认识了一位老师,这位老师同时也是书法协会的主席,他告诉何鸿,要练好字,就要多临帖。何鸿果真就临了好几年的贴。在后来的全市大学生书法比赛上,何鸿临了一幅行书,写了一幅隶书,那次是他第二次写隶书,结果正是凭着那幅隶书,他获得了一等奖,以前在学校里参加比赛的时候都是拿优秀奖,这次的一等奖让他的自信一下子提高了很多。

  工作之后,何鸿也零零散散的写了一些,但不多。直到调去昆明以后,他又重新拾起了书法,以它作为情感的一种寄托,有时候一天写一大堆,任笔为体,也不管写得好不好。真正对自己的书法有了正确的认知是在两三年前,去拜访一位客户的时候,正好客户在写书法,何鸿一看就知道,这个字的水平比他的高多了。客户给他介绍了南昌市书协开办的一个书法集训营,何鸿马上就报了名。每个月都会有不同的老师来给他们上课,那时他才知道,原来临帖不是那么简单的,要拿着放大镜去看字,观察他的一笔一划一点,从起笔、行笔、收笔都有讲究,甚至还要考虑夹角、延长线这些东西。经过一年的学习,何鸿终于入了门,“但由于教学的老师太多,拜的佛太多了都不知道哪个佛灵,每个人的观点都不一样,甚至有些观点是相左的,弄得我自己也很迷茫。”

  后来,何鸿从集训营的老师那里得知,南昌县要办一个书法公益班,注有两个老师教学,何鸿便去报了名,一直到现在,不管多忙,他还尽量保持每个月去上一次书法课的频率。总结下来,何鸿说:“其实学习书法也跟创业一样,很艰辛。”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而当千千万万的朋友一起加入这个行列,蚂蚁雄兵,扶贫助农,这就是我们创造世界奇迹的力量。”

  优速率先在行业推出“一票多件,同时到达”的市场承诺,预计到2022年,全网重量日均超20000吨,网点数量达到15000家。

  上海中医药大学是中国第一批建立的现代中医药高等学府一,是一所坚持精品化办学的研究教学型、特色型、外向型大学,现有在校生人数近1万人,其中来到国际教育学院学习的长期留学生近1200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大洲的四十多个国家。